更多资讯
访问手机版

内容创作者的版权困局:“蚂蚁”和“大象”对峙,侵权容易维权难

发布时间:2020-11-01 21:48    来源:365面料

字体:

原标题:内容创作者的版权困局:“蚂蚁”和“大象”对峙,侵权容易维权难

每经记者:刘玲 每经编辑:张海妮

“我之前也‘中奖’过,图片侵权就像每个新媒体人的成人礼,是疼痛的,印象深刻的。”在知乎“图片侵权”的话题下,知乎用户“稿小弟”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

像“稿小弟”这样,被告侵权的内容创作者有很多,他们在知乎上描述着自己的遭遇,自称一张图片被索赔数万元,或者被图片平台要求购买高额产品包。实际上,除图片外,音乐、字体、视频等素材亦潜藏着侵权的风险。

“不同于专业内容平台,内容创作者的预算较为有限,而正版渠道门槛高,所以导致了素材的需求与现有版权方的定价逻辑和授权范围存在很大的鸿沟。”腾讯云泛互联网行业文创产品总监王奕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而另一方面,随着自媒体的爆发式增长,原创内容被抄袭、洗稿的案例层出不穷。不管是今年10月初,四川大学学子自创公众号“常识”和“赫兹实验室”之间的“洗稿与否”的辩论,还是去年初《甘柴劣火》引发的新旧媒体版权之争,维权的方式都只是发稿声讨。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在新榜创始人、CEO徐达内看来,“举证维权难度大、成本高是很多创作者最后放弃维权的原因,最后选择发一个稿子去声讨,是因为他们觉得不值得去维权,更何况这里面还有模糊地带。”如此,内容创作者就陷入了一个版权困局:侵权容易,维权却难。

“蚂蚁”和“大象”的对峙

在新媒体不断进化的当下,涌现了越来越多的UGC(个人创作)。根据艾瑞网的调研数据,我国目前全职从事自媒体的人数达到了370万以上,而兼职人群超过了600万。他们的出现,让图片、音乐、视频、字体等素材的需求快速增长。

以图片行业为例,根据艾瑞网发布的《2018中国广告行业报告》,中国图片行业近三年增长了30%,在版权市场中,传统图片市场有效营业额约为18.97亿元,其中视觉中国和全景视觉就占去了八成市场,市场相对集中,头部效应明显。

“但这只是真实图片市场的冰山一角,根据报告测算,其余图片市场潜在市场容量(微利市场+部分未规范化市场)约在140亿元左右,这是现在传统图片公司没有达到的中长尾用户市场,或者没有版权意识的市场。”易维视产品副总裁傅蕾嘉表示。

展开全文

傅蕾嘉口中的长尾用户市场或没有版权意识的市场,实际上就是目前中小内容创业者的图片需求。在傅蕾嘉看来,新媒体的出现,颠覆了此前传统媒体对图片的需求,他们对图片需求量大,但质量要求不高,最重要的是没有太多的预算。而现在中国市场上的这些传统图片公司,都没有满足新媒体的需求。

“再加上,现在很多图片公司都在进行维权式营销,实际上并没有为中国用户提供真正使用图片的解决方案,盗版图片依然存在,许多图片公司把‘打击盗版’作为其营收的主要模式。”傅蕾嘉表示。

为了节约成本的内容创作者,冒着侵权的风险,使用着搜索引擎上下载的图片。而内容创作者与版权公司的斗争,就像蚂蚁和大象的对峙,实力悬殊。一旦被告侵权,就像知乎网友说的“一张图片,可能等于一年白干”。

除了图片,音乐、字体也是侵权重灾区。例如2019年被全网关注的MCN商用音乐侵权第一案判,papitube旗下视频博主“Bigger研究所”在视频中使用了一段未经授权的背景音乐,被版权方告上法庭。一审判决,判令papitube短视频配乐构成侵权,赔偿原告版权方及音乐人经济损失4000元及合理支出3000元,共计7000元。

“Bigger研究所”在事后也发布视频公开道歉,直言侵权的原因主要是版权意识太差,习惯性地从音乐网站上下载音乐,使用到视频中。并没有想到,即便使用了十几秒的背景音乐,都是需要有授权的。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一位地产自媒体主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图片平台上获取正版素材的成本太高,之前公众号用的图片除了自己拍摄的,就是从网上下载的图片,“现在我们都不敢用网图了,之前有图片的原作者找过来维权,后来赔钱私了了。还好只是个人作者,不是图片公司,不然赔偿的就更多了”。

上述主编心有余悸地表示,“现在,我们就在pixabay这样的小众免费正版图片网站下载图片,比起视觉中国那些大的图片网站,它们的图片确实不多,但能满足公众号需求了,因为基本就用一张来做头图,头图比较讲究质感。”

实际上,内容创作者版权意识弱、对素材需求量大(自媒体数量多),但正版素材门槛高、价格高,而内容创作者预算开支少等问题,是自媒体行业的痼疾。

对此,王奕表示,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构建素材与版权一体化的保护服务,实现内容创作的“供给侧改革”,提供价格合理、版权明确的素材,让创作者不再因为“大”被“敲诈”,因为“小”而被“忽视”。

确权难、固证难、维权难

在内容创作者的版权困局之中,上面悬着素材版权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下面则被洗稿、抄袭的行为焦灼。

今年10月初,四川大学学子自创公众号的“常识”和“赫兹实验室”之间的“洗稿与否”的辩论在网上刷屏。起因是“赫兹实验室”发表了一篇文章,随后这篇文章被发现疑似抄袭“常识”曾经发表的文章《成都同志浴室:自由与自由的背面》。

虽然《常识》编辑部联系“赫兹”后,发布了《关于公众号赫兹实验室洗稿常识报道的声明》,贴出了部分抄袭对比内容。但是,“赫兹实验室”迅速回应,称两篇文章在内容、结论、受访对象、立意上都不一样,并不认为存在洗稿行为。

内容创作者挑灯夜战,改了很多遍的内容,被他人轻易“拿来主义”,短时间炮制出了爆款文章,的确令人愤懑。但是网络放大了文字、音视频、图片等内容的传播边界,由于缺少完善的数字化保护措施,网络环境下的版权保护存在着确权难、固证难、维权难等问题。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是否构成抄袭,主要看他们是否存在事实相似,篇幅相同达到一定比例,同时相同的这一部分内容又是作者作品的核心组成部分。至于字数篇幅重合多少就构成抄袭,并没有一个量化的标准。

“像洗稿的话,就比较难界定。因为洗稿不是原封不动地复制,洗稿的水平有高有低。如果洗稿水平高的话,基本上表达都不同,那可能就不构成侵权。因为著作权法它只是保护表达形式,而不会垄断思想。”赵占领告诉记者,“也就是说,我看到你一篇文章,我按照你的观点,然后自己再写一篇文章,观点跟你一模一样,但是具体的措辞、句子都不一样,这个时候它就可能不构成侵权”。

不管是“常识”和“赫兹实验室”之间“洗稿与否”的辩论,抑或是去年初《甘柴劣火》引发的新旧媒体版权之争,还是六神磊磊与周冲的抄袭舌战,自媒体抄袭的维权方式,更多是靠发稿声讨,举报删除原文章。

“举证维权难度大、成本高,是很多创作者最后放弃维权的原因,最后选择发一个稿子去声讨,是因为他们觉得不值得去维权,更何况这里面还有模糊地带。”徐达内表示。

如此一来,内容创作者就陷入一个版权困局:侵权容易、维权却难。

徐达内进一步提到,现在的文字洗稿市场上,有完整的产业链,有专门的洗稿机器,将词汇替换后迅速生成文章。而且,随着短视频的兴起,视频行业所谓“二创”的洗稿现象比文字市场更工业化。

“视频创作存在一定难度,很多人都不具备素材原创,所以就通过洗素材的方式去做,即通过重新的排列组合来进行洗稿。在刷视频的时候,你会发现有很多‘耳熟能详’的视频,所谓的‘二创’的视频是非常多的。”徐达内告诉记者,“视频洗稿,在目前环境下是处于一个半容忍的状态,有意或无意的‘借鉴’,边界比较模糊”。

例如,前段时间很火的1688批发式购物,在B站、小红书涌现了许多分享1688同源店铺的视频,教你如何找优衣库、MOCO、地素、CK等知名品牌的代工厂,用两三折的价格买到同源产品。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小红书上浏览发现,许多博主分享的内容基本相同,同样的工厂,只是换了介绍的顺序和台词。

正是由于边界比较模糊,内容创作者面临着确权难、固证难、维权难的问题,甚至许多内容创作者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被侵权。

近日,就有一个“超8成个人创作者不知道自己被侵权”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2020版权保护大数据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内容创作者同比增长263%,但是超8成人不知道被侵权。传统模式下,版权维权流程复杂、成本高,有6成图片侵权案赔偿金只占起诉成本的20%,更多人选择“不发声”或“私了”。

互联网巨头入局素材市场

除了图片、音乐涉及版权之外,很少人了解,字体也存在版权。2019年3月,微软雅黑字体引发侵权风波曾刷屏网络。有网友发帖表示,其所在公司的实习生因使用了微软雅黑和盗版Photoshop软件后,接到字体版权方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方正公司)和Adobe公司起诉,造成公司较大损失。

虽然方正公司工作人员随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此事件中的一些说法进行了辟谣,但是《中国知识产权报》评论称,“此次风波虽息,但也给我们敲响了版权保护的警钟:盗版要不得,要商业使用字体必须获得版权人的授权”。

2019年4月底,阿里巴巴设计委员会在阿里巴巴UCAN2019设计大会上,正式对外发布“阿里巴巴普惠体”字体,支持企业个人免费商用。今年6月,京东也上线了京东版权素材中心,号称是全国电商行业中首个大型免费版权素材平台,可为数十万商家、达人一年节省至少上亿元的版权素材成本,也规避了商家的侵权风险。

如今,又一互联网巨头入局素材市场。2020年10月28日,腾讯云也发起面向内容产业创作者和开发者的“松竹行动”,称将通过正版图库直通车、正版曲库直通车等产品降低正版素材使用门槛,并且整合腾讯云至信链能力,解决原创内容保护难题。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预计到11月底,“正版图库直通车”平台上将会有1.2亿张正版图片资源。所有图片均提供专属电子授权文档。值得一提的是,单张图片使用成本仅相当于传统版权图片均价的1/15。

随着阿里、京东和腾讯等公司的入局,外界纷纷猜测,互联网巨头是否想要抢夺“视觉中国们”的市场蛋糕。对此,王奕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正版图库直通车和正版曲库直通车只是一个平台,和版权方是合作关系,并不是竞争关系。“通过我们的产品去帮助内容创作者,使他们能够更有效、更直接、更便宜地获取合规的内容。”在王奕看来,这是对内容创作行业的“供给侧改革”。

区块链技术能否破困局?

互联网巨头入局素材市场,试图通过素材的“供给侧改革”,来减少素材垄断、敲诈式勒索等行业痼疾,让内容创作者能够使用低门槛的正版素材。不过,在内容创作完成后,如何保护原创也是一大挑战。

王奕表示,在自媒体著作权保护中,一直存在作品确权难、侵权事实认定难度大、维权成本高、维权周期长等问题。“确权难,是因为很多作品是通过互联网发表的,这样的话,作者可能没有去做版权登记。若作者后续要维权的话,首先需要证明这个作品是他创作的,他享有版权,所以有的时候相对比较困难。”赵占领进一步解释道。

对于这一问题,腾讯云在此次“松竹行动”中,还加入了2019年7月正式发布的“至信链”的产品,利用区块链技术,帮助解决确权难、侵权固证难、维权难的行业痛点。

据腾讯云区块链高级架构师王剑介绍,在确权环节,作者在平台上发表内容时即可实现上链存证,在区块链上固化作者对文章的权利关系。上链存证后作者可获取到至信链出具的电子存证证明书,权属证据也将实时同步到至信链上的多家公信力机构节点,如司法鉴定中心、公证处、版权协会等。

“传统的版权保护方式,登记时间长、保护成本高,一件版权的确权存证费用是两三百块钱。但如果通过区块链存证,每条可能只需一块钱。在互联网时代,版权的区块链存证就会更合适。”王剑补充道。

图片来源:摄图网

区块链技术在解决确权、固证问题后,维权难仍然存在。在王奕看来,其实现在版权诉讼真正的低效点,并不在前期举证,而是在于诉讼判决,“因为全国就那些法院,从它案子下来到开庭,可能需要半年或一年的时间。因此对于一个创作者或者有很强互联网基因的企业来说,确实是等不起,因为时间比什么都重要”。

就在今年6月底,腾讯企鹅号平台自媒体“蜀山笔侠”诉讼深圳市捷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案,由广州互联网法院通过线上解纷站点“枫桥E站”依法进行审判,法院根据区块链上的权属证据和侵权证据判决原告胜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这是国内首个从作品确权到侵权取证全流程采用区块链固证技术的著作权维权案件。而为案件固证提供了全流程技术支撑的,便是基于腾讯云区块链底层技术打造的至信链平台。

实际上,在腾讯之后,蚂蚁集团旗下蚂蚁链也开始布局。今年10月22日,蚂蚁链正式宣布数字版权服务平台面向全社会开放,称平台依托于蚂蚁链的区块链技术和AI技术,可以为原创作品提供从登记到维权的全流程服务。

对于区块链技术保护版权的方式,赵占领认为,在数字区块链技术快速发展的现在,能够通过区块链去帮助证明版权的权属,帮助解决确权难、固证难、维权难的问题,也是互联网时代下,作品版权保护的一种创新的方式。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点图文

头条推荐

热图推荐

  • 中超今晚再现业余1幕:3分钟内2次出现误判实属足坛罕见!

  • 鲁能加时连进4球打爆华夏!郝伟扬眉吐气!中超最后这是啥剧本?

  • 爵士队史首次输掉首轮抢七 但三年级13号秀创造了历史

  • 鲁能主帅夸裁判高水平,3次变阵终首胜,激活万金油+22岁新星

图文推荐

  • 鲁能主帅夸裁判高水平,3次变阵终首胜,激活万金油+22岁新星

  • 现场直击: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N不敌DWG LPL无缘三连冠

  • 美媒:最大IPO展现中国移动支付力量

  • “您下载一个我赚五块钱”!买菜APP推广“战争”背后……